亿博平台

                                            来源:亿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7-07 18:19:04

                                            此外,白宫方面为了国内政治利益,必须把戏做足。疫情在全美大流行,为了不拖累本届政府的政绩,有关方面就想尽办法推卸责任。甩锅中国与退出世卫组织,都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而世卫组织提供给总台记者的会费缴纳明细及预算表则显示,美国2020年度需缴纳会费约1.16亿美元(USD 115,766,920),其中一半以美元计,约为5788万美元(USD 57,883,460),另一半以瑞士法郎计,约为5910万瑞郎(CHF 59,099,013),但美国至今仍分文未付。

                                            然而,白宫对此并无良方,联邦政府很难在全国层面协调各州抗疫。这种形势下,退出世卫组织明显是告诉国内民众,疫情失控的责任在世卫组织,而不是政府。

                                            孙成昊: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最主要还是因为美国国内政治发生了变化,国内政治成为本届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改弦易辙的推动因素。

                                            1、侠客岛:今年4月14日,美国宣布“断供”世卫组织;5月29日,白宫称要退出世卫组织;7月6日,美国政府向联合国秘书长致函,称将于2021年7月6日正式退出。这期间发生了什么,致使美国对世卫组织步步紧逼?

                                            本届美国政府执政期间,逆全球化思潮不断强化。白宫通过“退群”来减少对国际责任的承担,这符合其对美国国内政治利益的考量。

                                            此事不仅在韩国引发关注,美国媒体也对此大量报道。美国、英国等国家的媒体相继发声,对韩国法院的决定表示遗憾。当地时间6日,《纽约时报》刊文表示,从“Welcome to video”网站下载儿童淫秽视频的一些美国人分别获刑5年至15年,但作为网站运营人的孙正宇却仅获刑1年半。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不仅如此,韩国法院最终还拒绝孙正宇引渡至美国受审,这让很多致力于反儿童淫秽视频工作的团体感到失望。

                                            孙成昊:美国政府当然不会放弃对疫情的应对,无论是联邦政府还是地方政府,还会想办法出台应对疫情的措施,但很显然,美国早就错过了应对疫情的黄金时期,在应对方法上也捉襟见肘、避重就轻。

                                            孙成昊:我觉得这些考虑肯定有,但归根结底不如疫情“甩锅”和选情“固本”的考虑来得强烈。白宫在疫情应对上也想实施所谓的“单边主义”“美国优先”,不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被多边机制和国际规则所束缚。

                                            在拖欠会费并宣布退出世卫组织的同时,美国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却曾表示,“我认为全世界都将我们视为抗击新冠疫情的领导者。”但根据世卫组织7月7日发布的最新一期每日疫情报告,美国新增病例达到43686例,为所有国家中最高。美国新冠肺炎确诊总数近288万例(2877238例),约占全球新冠肺炎病例总数的25%。无论是新增病例还是确诊总数,都体现了美国疫情的严重程度。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于7月7日表达了对美国等北美国家的担忧,谭德塞指出,北美地区除加拿大以外的情况都不好,要了解新冠病毒的严重性并严肃面对,没有国家对病毒免疫。除了“N号房”事件外,韩国另一起在暗网上发布和兜售儿童性剥削视频的事件也非常受关注:网站运营人孙正宇(音)于2018年3月落网,获刑1年半。但由于该网站付费用户和受害者中均有美国人,因此美国国务院于2019年向韩国提出引渡罪犯要求。韩国法院于本月6日决定,不同意将孙某引渡至美国。这个结果令韩国民怨沸腾——因为如果孙某在美国受审,将面临更严厉的惩罚。